优发娱乐官网

返回草屋
你现在的位置:首页>故事>鬼怪故事>故事内容

别问我是谁

栏目:鬼怪故事 作者:草屋文章网 时间:2017-08-09 点击:
  前些日子,我接到了一个电话。一个归属地来自江苏昆山的电话。
  
  电话是我一个女读者打来的。先前通过短信沟通过几次,这次突然给我打电话,是我始料未及的。
  
  我不知道我的电话号码她是从哪里得知的,我只知道她叫欢欢。关于怎么得知我电话这个梗,她只字不提。
  
  在电话中,她给我讲述了自己做的一个梦境,那是一个可怕的梦,她在梦中经历了诡异的事。
  
  下面,我就以我的口吻来讲述下她的这个梦:
  
  有个不知道叫什么名字的人,起床起晚了,匆忙的洗刷完之后,就在楼下门口处拦了一辆出租车,朝着自己上班的地方驶去。
  
  这天晚上,一篇名为《商业大楼塌陷,多数人员伤亡》的新闻,席卷了整个网络。而那个起床起晚了的人,就在这栋楼里上班,没能幸免。
  
  又一天,一个满脸阳光的小伙儿,为了急着去见重要的客户,随手拦下了一辆出租车。接着,出租车就像受了惊吓的野马,一路狂奔在去往客户的路上。
  
  随之不久,在一个十字街路口,一名男子闯红灯,当场被左右来往的车辆撞飞的事情发生了。而这名被撞飞的男子,正是那个急着去见客户的小伙儿。
  
  这天,我的这位名叫欢欢的读者,下班离开公司的时候,已经很晚了,末班车都早已休息。她孤身走在路上,看不见一个人,车也显得稀少。只有不远处,停靠着的一辆出租车。
  
  欢欢对着那辆出租车招了招手,那辆车就像幽灵一般,朝她开了过来,停靠在了她的旁边。
  
  隔着车窗,她想看下的哥的脸,可是看不清。上了车之后,她坐到了后座上,就更看不清的哥的脸了。的哥的背影也看起来越来越模糊。
  
  这个时候,的哥问了一句:“美女,去哪?”
  
  她回答到:“哪也不去,只想呆在你的车里。”
  
  她故事讲到这里的时候,停住了。我问她:“后来呢?”
  
  她对我说道:“后来我醒了。”
  
  接着,她就以忙为借口,匆忙挂断了电话。
  
  说了这么多,忘了告诉大家我的身份。
  
  我叫周德中,是个靠写恐怖故事,卖弄文字讨生活的人。我们这类人在外人口中,有一个很高大上的称呼——作家。
  
  其实他们不知道我们这类人的落魄和无奈,有时候为了苦思冥想一个故事,可以彻夜不眠;有时候为了赶写一个故事,可以一个礼拜靠点外卖充饥;更有的时候,甚至一个月都不出房门一步。
  
  自从接了这个叫做欢欢女孩的电话之后,我发现我的生活开始发生了变化。
  
  这天,具体是哪天,我记不太清了。我只记得,我要去跟某制片方谈一下《假装情侣》改编成电影的事宜。
  
  《假装情侣》是我以学生时代为背景,写的一部恐怖悬疑题材的小说,有兴趣的读者可以到网上去搜一搜,应该可以找得到。
  
  当我起床的时候,我看了下手机,已经是上午将近九点的时候,约定的是这天上午十点半在杭州卡卡酒店见面。路程有点远,时间已经来不及了,我急匆匆的整理了下自己,就朝着小区的外面跑去。
  
  我站在小区正门不远处的位置,拿出了手机,打开了打车软件,我决定打车过去,这样可以节省很多的时间。如果路上不堵,十点半之前,说不定还能够赶的到酒店。
  
  有读者可能会问,一个作家怎么出门还打车?自己没有车吗?我很遗憾的告诉你们,我还真没有车,只有一辆电动车,还是二手的。我告诉过你们,我是一个落魄的作家。
  
  今天这种场合,骑电动车显然不太合适,所以我选择了打车。
  
  我的双眼时不时的看着手机,手机屏幕上一直提示着:正在等待车主接单。
  
  一分钟过去了,等待车主接单;
  
  三分钟过去了,依旧等待车主接单;
  
  五分钟过去了,还是等待车主接单。
  
  今天这是怎么了,打个车都打不到。
  
  我退出之后,重新启动了软件,又等了好几分钟,还是没有打到车。
  
  今天真是奇了怪了。我忍不住对着手机说出了今天第一句脏话:“他妈的。”
  
  就在我准备再次启动软件打车的时候,我看到路对面不远处的树丛下停着一辆出租车,车主好像是在等乘客。
  
  我在路的这边对着那辆出租车摆了三次手,车才缓缓的开动。在前面的十字路口拐了一个弯儿,朝着我所在的位置开来。
  
  那辆出租车是蓝色的,很普通的一辆出租车,杭州满大街都是这种颜色的出租。
  
  这辆出租车在我身边停住了。不过车主一直没打开车门,也没打开玻璃窗的意思,我开始怀疑,这辆车不是因为我的招手来到这里,而是其他原因。也许,它停靠在我的面前,只是一种巧合。
  
  我开始有点拿不定注意了,走到车窗上,用手指轻轻地敲打了两下车玻璃窗。
  
  车门缓缓拉开。
  
  车门拉开之后,我被车里的景象镇住了,映入我眼帘的这个坐在驾驶座上的人,绝不是杭州市普通出租车司机的打扮。
  
  那是一个从头到脚一身黑色的人,衣服是黑色的,裤子是黑色的,手套是黑色的,鞋子我用余光看去,也是黑色的,头上带着一顶黑色的帽子。那是一种统一的黑,黑到已经看不出它们的纹理。
  
  头上的那顶黑帽子也出奇的与众不同,帽檐很长,并且拉的很低,以至于遮挡住了他的眼睛,鼻子,嘴巴,还有脸颊,我看不清他的样子。
  
  怎么会有如此怪异的装扮,我愣在了那里。
  
  他的脑袋注视着方向盘的前方,并没有回头。对我说道:“先生,去哪?”
  
  我当时也许是被这种阵势给吓着了,竟然情不自禁的打开了车门,坐在了副驾驶的座位上。不过,我依旧是看不见他的脸。
  
  等我坐下之后,我脑子里突然闪过一个想法:也许坐在我旁边的这个人是个塑料人,全身通体都是塑料的。他怕别人认得出来他,于是全身武装,黑色的手套套住了他塑料的手,黑色的鞋子挡住了他塑料的脚,那顶帽檐压的很低的黑色帽子,遮盖住了他塑料的脸。
  
  虽然我是一个写恐怖题材小说的人,但是我的这个想法,在当时着实让我吓了一跳。我有了种想下车的冲动。
  
  “先生,去哪?”他依旧是脑袋注视着前方地向我问道。
  
  “卡卡酒店。”我回答道。
  
  这个时候,我发觉,他说话的方式好奇怪,就像是没有感情的机器人发出的声音一样,那种声音没有感情。
  
  对了,他对我说第一句话的时候,就是这种方式,没有感情,硬生生的,只是我当时没有留意。
  
  我决定了,我要下车。
  
  在他黑色的大脚松了离合器,车轮缓缓向前跑开的那一刻,我说:“不好意思,我忘了带一件很重要的东西。”
  
  说完,我拉开车门,匆忙下了车。
  
  整个过程中,他从头到尾,都没有看过我一眼,他的脑袋一直在注视着前方。
  
  难道他真的是塑料的?
  
  塑料模特的脑袋,大多都是不会转动的。
  
  我一路思索着走进了小区里。我决定走后门去卡卡酒店,我不想再遇见这个诡异的人,也不想再遇见这辆诡异的车。
  
  我在小区的后门门口停了下来。我再次拿出了我的手机,我在打车。但是三分钟过去了,还是没有打到一辆。
  
  正在这个时候,我看到十字路口的拐角处,有一辆出租车向我这边驶来,我觉得它似曾相识。
  
  是的,它像极了刚才我在正门,乘坐的那辆出租车。
  
  我退回了小区,退回到了我居住的这栋楼下。
  
  我决定骑着我的二手电动车去酒店。其他的一切我都已经不在乎了,我要尽快见到制片方。
  
  当我骑着我的电动车来到卡卡酒店门口的时候,已经是上午十一点零五分了,比起约定好的时间,整整晚了三十五分钟。
  
  我跟着酒店服务生的步子,来到了305套房,见到了制片方的工作人员。
  
  制片方一共来了有三个人,其中一个我认识,是个叫做袁甜的女孩子。
  
  我上次去跟他们谈论电影剧本的时候,见过她。她是一个活泼可爱,善于言谈,又落落大方、说话干练的女孩。
  
  我有点喜欢她。
  
  午餐是大家在酒店套房里一起吃的。当我们四个人终于谈妥了之后,我看了看手机,已经是下午将近四点的样子。
  
  我和他们挥手告别。在我刚走到酒店正门大厅的时候,听到身后有人在叫我。我回头看了下,是袁甜,我停下了脚步。
  
  “周老师,我送送您。”袁甜说着走到了我的面前。
  
  “在私下,我还是喜欢别人叫我的名字。”
  
  “那我叫你周哥好了。”说完,袁甜噗呲一声笑了,我也跟着笑了。
  
  “甜甜,刚才聊天过程中,听到你们说,还要在杭州待上一段时间?”
  
  “是的。计划在杭州拍摄一些校园外景,这几天要走访一些学校,估计还要待上半个月左右。”
  
  “你下午有时间吗?周哥。”在我们走出卡卡酒店正门口的时候,袁甜向我问道。
  
  “有的。我别的没有,就时间多。”
  
  “来杭州,一直都是忙东忙西,还没怎么转过呢。刚好我今天下午没事,你带我在杭州转转?谁让你在杭州待了这么久呢。”
  
  袁甜这个时候,又露出了她那可爱的一面,就像我第一次跟他们去谈合作,在过道里遇见她那次一样。
  
  “好啊。”我回答道。
  
  袁甜是个典型的生意场上落落大方,私下里调皮活泼的女孩。
  
  “你想去哪?我带你去。”
  
  “来这么久,还没见过西湖什么样呢,去西湖。”袁甜说完,双臂展开,迎接着蓝天白云的洗礼,使我想到了一句诗歌:面朝大海,春暖花开。接着她的右手臂在蓝色的天空下,划过一条优美的弧线。
  
  “走,去西湖。”我说道。
  
  我随之掏出了手机,打开了打车软件。袁甜看到了,问:“你在干嘛?”
  
  “打车呀。”我回答道。
  
  我当然不能让她知道,我是骑着电动车来的。
  
  “那里不正停着一辆出租车吗?”袁甜的手指了指卡卡酒店正门偏左位置。
  
  听到出租车三个字,我的心不觉惊了一下。我不自觉的想到了上午亲身经历的那一幕。
  
  接着摆了摆手,那辆出租车朝着我们开了过来。
  
  不知怎么地,我总觉得这辆出租车和我上午撞见的那辆很像。我刻意的去看了看它的车牌号:浙AT6493。车子在我和袁甜的面前停了下来。
  
  我拉开了出租车的后门,奉行着女士优先的风度,让袁甜先坐了进去。正在这时候,我通过车门看到了坐在驾驶座上的那个人。那是一个全身黑衣服、黑裤子、黑手套、黑鞋子、黑帽子的人。而且他的帽檐很长,并且拉的很低。
  
  我仔细看了下,他就是我上午在小区门口遇到的那个人,怪不得这辆车很熟悉。
  
  我急忙对着袁甜说:“甜甜,下车。”
  
  袁甜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情况,一脸的茫然。
  
  我拉起了袁甜的胳膊,把她从车后座上拉了出来,然后嘭的一声,关上了车门。
  
  袁甜看到了一脸惊魂未定的我问道:“出什么事了?”
  
  “我被人跟踪了。”我回答道。
  
  还没等袁甜开口,我又继续说道:“不,我已经不确定,跟踪我的是不是人了。”
  
  袁甜听到这句话,着实吓了一跳,右手按住了自己的胸口。然后定了定神。
  
  “周哥,你开始给我讲恐怖故事了?”
  
  “不,甜甜,这是真的。”
  
  于是,我就把从那个读者的电话开始到刚才的一切,在卡卡酒店正门拐角处,给她简明扼要的讲述了一遍。
  
  她听完之后,拍着胸口说了一句:“跟散文作家待在一起,感受身边的美;;和恐怖作家在一起,亲近近距离的恐怖。”
  
  我和袁甜哪也没去,我把她送回了卡卡酒店,然后我骑着我的电动车朝我居住的小区走去。
  
  我在路上思索了很久,以我写恐怖小说的经验来说,这绝不是巧合,这事一定有蹊跷。我决定回到住处后,给我的那位在江苏的读者打个电话,一探究竟。
  
  我回到了我居住的小区,掏出手机,第一次拨打出了那个来自江苏昆山的电话号码。
  
  首先传来了一阵恐怖的音效,这是某部电影里面的,被她设定成了自己的来电铃声。
  
  如果谁在深夜给他拨打电话的话,这铃声估计能着实把那人给吓一跳。
  
  接着电话通了。
  
  “你好,是欢欢吗?”我对着电话隔空说道。
  
  “是德中啊,你怎么有空给我打起了电话来了?”我在电话这头听出了她的愉快与激动。
  
  在短信里,她也喜欢叫我德中,她说这样显得比较亲近。她对我从没有用过“您”的字眼,都是用“你”,她说,这样显得没有距离。
  
  “哦,我问你个事。在你上次给我讲述完那个梦境之后,你的身边有什么奇怪的事发生吗?”
  
  “没有呀,一切正常。”她停了下。突然问道:“你那边不会遇到什么怪异的事了吧?”
  
  “没有,你别想多,我只是随口问问,为正在写的故事寻找素材呢,就问到你这来了。”
  
  “哦,如果有的话,一定要告诉我。我去你那里帮你。和恐怖作家一起亲历恐怖,那感觉太好玩了。”我听出了她电话中的些许失落。
  
  “好的,如果有,一定带上你。”我说完之后,就挂了电话。
  
  电话挂断之后,我发觉,她的一切,从惊喜到疑惑再到小小的失落,都表现的太过于自然。我从她这里并没有得到什么我想要的信息。
  
  这个时候我的手机响了,是一条短信,来自江苏欢欢女孩的短信:你在的我心里,我感受得到。有麻烦,告诉我,我愿与你一同分担,一同解决。
  
  这只是一条关心略加倾诉内心的短信而已,一切正常,没什么可疑的地方。当然,这条短信我没回,我不想和自己的读者走得太近。
  
  故事因为一个电话开始,但并没有因为一个电话而结束。
  
  接下来的两天,这辆出租车车跟我跟的更紧了。我只要出现在小区的门口,就能遇见它。它停靠在我的身边,车门缓缓的拉开,里面坐着的还是那个黑手套,黑衣服,黑裤子,黑鞋子,黑帽子的怪人。他用他那机器人似的声音对我说道:“先生,去哪?”
  
  我在小区门口遇到了它,他用他自己没有感情色彩的言语对我说:“先生,去哪?”
  
  我在西溪湿地遇见了它,他对我说:“先生,去哪?”
  
  我在塘栖古镇遇见了它,他说:“先生,去哪?”
  
  我在运河产业园遇见了它,他说:“先生,去哪?”
  
  我被它缠上了,我甩它不掉,这辆里面坐着的不知道是不是人的出租车。
  
  我决定报警,不管它是人是鬼,让警察帮我去解决。
  
  从我报警的这一刻开始,我发现,它不见了。我出行,再也没有遇到这辆诡异的出租车。
  
  我以为接下来一切都步入了正规,都正常了。谁知,我报警后的第二天下午,警方打电话告诉我,他们没有查到那辆车,也没有查到那个车牌。那辆出租车,它根本就不存在。
  
  根本就不存在的出租车,一而再,再而三的出现在你的面前,并且它明确表明了自己的目的,就是在跟踪你。你说,它究竟是个什么东西的存在?
  
  自从接了警方的电话之后,这天下午我就没再出去,一直在自己居住的房间里,待到了晚上,晚饭是点的,外卖小哥骑车送来的。
  
  垃圾再一次的满了,我拎起了垃圾袋下了楼,走出了楼房,走到了小区里堆放垃圾的地方。我手里的那袋垃圾,终于到了它应该待着的地方。
  
  当我从垃圾堆回到我居住的这栋楼的时候,我看到楼下面停着一辆出租车,出租车停靠的正上方的二楼位置,正是我居住的房间。我刻意的去瞄了眼车牌:浙AT6493。
  
  那辆不存在的出租车又回来了,并且它更加的变本加厉,它停靠在了我居住的楼下面,它在向我叫板,它在向我示威。
  
  我急忙的上了楼,回到了自己的房间。我拉开了窗户的帘子,它就在我的窗帘下静静地待着,就像是一个幽灵,监视着我。
  
  我拉上了窗帘,拿起电话再次报了警。
  
  不一会儿,我就听到了警车的声响。我拉开了窗帘,看到警车停到了小区的外面,然后有两个穿制服的警察朝着我走来。
  
  我又看了看楼下,那辆出租车,不见了!
  
  “那辆车呢?”警察向我问道。
  
  “刚才还在这里呢!”我指着出租车刚才停靠的位置回复到。
  
  “什么时候离开的?”
  
  “我不知道。我听到警笛声后,再看窗下,它已经不见了。”
  
  接着,警察到了小区的各个门口盘问了门卫一番,门卫都说没看见什么出租车出去,也没看见什么出租车进来。
  
  我怀疑,门卫在说谎。我怀疑,门卫和那个出租车司机是串通好的。
  
  两个警察再次走向了我,对我说道:“你涉嫌虚假报警戏弄警方,跟我们到局里走一趟。”
  
  就这样,我一个无辜的受害者,被警察带走了。
  
  在警察局里,警方也没具体盘问出什么来,只是让这辆诡异的出租车更加的扑朔迷离。
  
  我在警察局里被拘留了二十四小时,到了第二天晚上将近十点钟我才离开。
  
  我在警局拿到我的手机之后,我看到手机上有三个未接电话和一条未读信息。电话是袁甜打来的,短信也是她发的。
  
  电话时间是十分钟前打来的,那个时候,我正在警察局里做最后交接。一连拨了三次电话,都没见我接,跟着就发了一条短信过来:周哥,在家吗?看到你家灯一直亮着,打你电话也不接。
  
  袁甜在我的小区?她去我小区找我做什么?
  
  我走出警局之后,就回拨了袁甜的电话。
  
  警局离我居住的小区不远,我决定徒步回去。
  
  “甜甜,找我有事?”电话拨通了。
  
  “你怎么现在才回电话啊?”
  
  “我刚从局子里出来,被他们关了二十四小时。刚看到你的来电和短信。”
  
  “怎么回事?无缘无故不会被警察带去啊。”
  
  “那辆出租车出现在了我家楼下,我报了警。警察来了,车不见了。他们以虚假报警的名义,把我关了二十四小时。”
  
  “你现在在哪?”
  
  “我在回去的路上。”
  
  “别回去了,我刚从你小区出来,你楼房下面停着一辆出租车,我看见了它。对了,你家的灯一直亮着。”
  
  “啊,它又出现了?”
  
  “你到延安路98号来,我在星巴克等你。”
  
  说完,袁甜挂断了电话。
  
  电话挂了,但是问题却来了。
  
  那辆车又回来了,再次出现在了我居住的小区,就在我居住的楼下。
  
  我记得我昨晚离开的时候,房间里的灯是关着的,警察同志亲手帮我关的灯。如果我房间里的灯确实关闭了,那么刚才袁甜的电话中说我房间里的灯一直亮着,又将怎么解释?难道是有人趁我不在家的时候,潜入了我家,打开了我家的灯?
  
  还有就是,我印象中,没对袁甜说起过我小区的名字,她又是怎么找到哪里去的?她找我的目的又是什么?
  
  我在警局不远处,正打算打车去星巴克,那辆出租车又出现了,还是那个没有任何感情的声音:“先生,去哪?”
  
  我没有理会他,也没有报警。我不想再次以虚假报警的名义,被警察拘留二十四小时,甚至更长的时间。
  
  我一路狂奔在回小区的路上。我在快速的思索着,袁甜说她刚刚在我小区看到了那辆幽灵般的出租车,而刚刚我明明在警局不远处撞见了它。
  
  还有之前接连不断的在不同的场合撞见它,它对我的行踪为何知道的如此详细?难道我身边有它安插的人?这个人把我的行踪告诉了它。可是我身边的这个人又会是谁呢?
  
  我决定骑着我的电动车去。其他的什么都不管了,都让他们见鬼去吧。
  
  到了星巴克,已经是将近夜里十一点的时间。我看到袁甜,已经坐在那里等着我了。
  
  “你可能是撞邪了。”我刚坐下,袁甜就对我说了这么一句话。
  
  “我不太信这个。”我回答道。
  
  “那你说,这发生的一系列怪异的事又将怎么解释?”
  
  “也许是有人在吓唬我。”
  
  “谁会没事吓唬你?你在杭州有仇家?”
  
  我突然发现,今天的袁甜和以往私下的她不同,倒像是工作状态下的她。
  
  袁甜见我没回答,继续说道:“我认识一个朋友,他熟读《周易》,精通八字,倒是可以让他给你看看。刚巧他也在杭州。”
  
  “说真的,我不太信那个。我觉得那个就像我写的恐怖故事一样,都是虚假的。”
  
  “如果你写的恐怖故事都是虚假的,那么发生在真实中的呢?比如你现在亲身经历的。”
  
  “那好。既然是你推荐的,就约个时间见一下吧。”
  
  袁甜笑了。她这次的笑,让我想到了一首古诗。
  
  轻罗小扇白兰花,
  
  纤腰玉带舞天纱,
  
  疑是仙女下凡来,
  
  回眸一笑胜星华。
  
  待她笑过之后,我问她:“你今天给我打电话,并且特意跑到我楼下找我,不会就是为了这事吧?”
  
  “那是另一件事。电影《假装情侣》的开机时间确定了,到时候会在杭州举行一个开机仪式,希望你这边能够参加。打你电话你不接,索性就到你的小区去找你喽。”袁甜说着,还办了个鬼脸。
  
  这个袁甜,谈私事的时候一脸的正经,谈起正事来,却又一脸很随性的样子。
  
  “好,没问题,到时候我参加。”
  
  我稍加停顿继续说道:“你是怎么知道我小区的?”
  
  “哦,我读过你之前的书,你在书里面有提到过。”
  
  我感觉的到,今天的袁甜不太正常。具体怎么不正常,却又说不上来,像是带着某种使命来的。
  
  不觉间,时间已到了凌晨30分钟,星巴克要打烊了。我和袁甜从星巴克走了出来,走到了我的电动车下。
  
  “你骑着它来的?”我从袁甜的眼神中看到了惊愕的表情,不过这个表情只停留一瞬间,随之就不见了。
  
  “是的。那辆出租车无处不在,我只好骑着它来了。”我有些尴尬的笑了笑。
  
  就在这时候,我看到,星巴克正门的停车位里,停靠着一辆出租车。它的两边车位都是空的,并且停靠的位置比较偏僻,停车位上空的灯光打不到它身边,它在那片阴暗的角落里,显得无比的诡异。
  
  它缓缓的开动了,朝着我和袁甜所处的位置开来。它是那辆出租车,那辆幽灵般的出租车,出租车的驾驶座上,坐着一个幽灵般的塑料人。
  
  “甜甜,上车。”我见势不妙,对袁甜说道。
  
  袁甜坐在电动车的后座上,我骑着电动车,在延安路上狂奔着。那辆出租车在后面的不远处,紧紧的跟着。
  
  “他一直在后面跟着我们。”袁甜时不时的回头说道。
  
  “你坐稳了,我甩掉他。”
  
  如果当时你在杭州,如果当时你在延安路附近,你一定会看到,一辆载着两个人的电动车,就像是见了野狼的山羊,在漆黑的夜,不要命的飞驰着。
  
  我载着袁甜,闯进了一条小胡同。那条胡同很窄,出租车进不去。胡同深处是一条条纵横交错的小巷子,我们就在这些小巷子中穿梭。
  
  我不敢骑到大道上去,指不定那辆出租车会在大道的哪个地方截获我们,它太过于神出鬼没。
  
  我们在小巷子里穿梭了一段时间,我感觉着已经远离了延安路。于是对袁甜说道:“我送你回酒店。”
  
  “还是别了,我怕再撞见那辆出租车。”
  
  正在这时候,我们看到巷子边上有着一家简陋的宾馆,还没关门。
  
  “今晚就住这里吧,他应该找不到这里来。”我说。
  
  我和袁甜走进了那家宾馆,开了两间房。她的房间在我房间的斜对面。
  
  我们就这样的住下了。两个在杭州有住处的人,就这样,在一家简陋的宾馆睡下了。
  
  天似乎蒙蒙亮的时候,我被敲门声给吵醒了。
  
  “谁?”我问道。
  
  “是我,甜甜,快开门。”门外面传出了袁甜的声音,并且声音很急切。
  
  “来了,来了。”我说着起身去开门,并问道:“出什么事了,这么急?”
  
  “他出现了。”
  
  “谁?”当我这么问的时候,我已经猜到,袁甜说的是那个出租车司机。
  
  就在这个时候,袁甜把她的手从背后伸了过来,她的手里拿着一件东西,黑黑的。我看了看,那是一只黑手套。
  
  “我刚才起身回来的时候,在你门外发现的。”
  
  “看样子,他真的来过了。你回去收拾下,我们马上离开。”
  
  于是在天还灰蒙蒙的时候,我就载着袁甜离开了。我的电动车,飞驰在去往卡卡酒店的路上。
  
  我把袁甜送回卡卡酒店之后,我就回到了我居住的小区。我在刚进入小区没几步的地方,就看到我房间里亮着的灯。难道,前天晚上,那位警察同志真的没有帮我关掉灯?可是我印象中他给关掉了啊。难道,是我记错了?
  
  不管这么多了,先睡一觉再说。在警局没睡好,在那家什么名字的宾馆,也没睡好。
  
  当我一觉醒来的时候,天色已经黑了。一整天都没怎么吃东西的肚子,也开始有点不争气了。
  
  我跑到了楼下的超市,买了一大箱的泡面、豆干、矿泉水。这几天我就呆在房间里,哪也不去了。
  
  当我从超市回到小区的时候,我在我居住的楼下面,又看到了那辆诡异的出租车,它就停靠在我的窗户下面。熄着火,死一样的沉寂,静的可怕。
  
  我回到了房间,把门关的死死地,窗户关的牢牢的,窗帘拉的严严实实的,我把自己彻底封闭了。
  
  我看不见它,它也休想看得到我。
  
  话虽然是这么说,可是那个司机一直在暗处,我看不见他,并不代表他真的看不见我。也许他就在我房间里的某个角落,比如天花板上面,比如洗手间门后面,比如床下面,比如电视机的后面,比如镜子里面。
  
  鬼知道,他会突然从房间的哪个角落冒出来,他太诡异了。
  
  我觉得,我真的有必要去找下袁甜提到的那位精通易经八字的朋友帮帮忙了。
  
  我和他见面的时间,约定在了三天后的下午。
  
  我就在这种环境下提心吊胆的待了三天。到了第三天的下午,我和他在一家餐馆见了面。
  
  “您好,我是袁甜的朋友,周德中。电话里,有跟您沟通过的。”
  
  “您好,袁甜给我提到过您,她还说,您写的恐怖故事很不错。我叫刘四义,幸会幸会!”
  
  握手,寒暄,客套话,坐下来。
  
  接下来一盏茶的功夫,我把从江苏读者欢欢的来电到三天前的早上,我和袁甜逃离宾馆的整个事件,给他详细的讲诉了一遍。
  
  我是写故事的,讲故事对我来说本就是小菜一碟,更何况是发生在自己身上的真实故事。
  
  我看得出,他已经听得入了神。
  
  “你相信这个世界上有鬼吗?”他问我。
  
  “说真的,我不信!”我回答。
  
  “相信一切皆有定数吗?”
  
  “我也不信。”
  
  “也许那辆出租车它根本就不存在。”
  
  他一边说着,一边有节奏地摇摆着手中的食勺。他的眼睛直直的盯着我的眼睛,仿佛我的眼神就是一扇门,通过它,可以看透我内心的世界。
  
  “如果它不存在,我是怎么看得见它的?”
  
  “因为它来自于你的内心,它是你幻想出来的。”
  
  “可是袁甜也看见了。”
  
  “袁甜也是你内心所幻想出来的,她本身也不存在。”
  
  “可是我是通过袁甜才认识你的,而你现在就坐在我的对面,这又将如何解释?”
  
  “你当我真的存在吗?”他说着放下了手中的食勺。
  
  他不见了,他突然就在我的眼前消失了。
  
  我的世界观被刷新了。
  
  难道,这个世界是假的?
  
  我睁开了沉重的双眼,原来刚才只是一场梦。刘四义依旧坐在我的对面,看着我。
  
  “周老师,你最近是不是太累了?”刘四义问道。
  
  “应该是吧,最近一段时间,都没怎么睡过好觉。”
  
  “累的话,就躺下睡会儿吧。”
  
  我靠着餐厅的座位,侧躺了下来。
  
  “周老师,你好好感受下,自己现在在哪?”
  
  “我在一条漆黑的路上,夜空中没有星星,没有月亮,什么都看不见。”
  
  “你朝路的尽头看,看到了什么?”
  
  “看到了几丝的灯光在闪烁,那应该是一栋房子,应该有人住在那里。”
  
  “你再仔细看下,看的清楚些。”
  
  “那像是一个别墅,大约三层楼高。房屋的前面,还有一片空地,应该是花园。”
  
  “屋子里面呢?”
  
  “屋子里面好像有个女人。”
  
  “她在做什么?”
  
  “她孤零零的在屋子里徘徊,好像是在等一个人。”
  
  “她长得什么样子?”
  
  “距离太远,光线又太暗,看不清。”
  
  “周老师,近处呢?你在自己身边看到了身边?”
  
  “灯光太弱了,什么都看不清。”
  
  “灯光的亮度足以让你看见前面的这条路,你再仔细看下。”
  
  “我看到了一辆出租车……”
  
  “那是辆什么样的出租车?”
  
  “一辆熄了火的天蓝色出租车。”
  
  “出租车里面有什么?周老师,你走近看下。”
  
  “我就在出租车面前,里面太暗了,什么都看不清。”
  
  “确定看不清吗?你再仔细看下。”
  
  “我看到了一个人,一个怪人。”
  
  “那是个什么样的人?”
  
  “黑衣服、黑裤子、黑手套、黑鞋子、黑帽子、他的帽檐拉的很低,我看不见他的五官,看不清他的脸。”
  
  “他有没有发现你?”
  
  “他发现我了。出租车启动了,车的前灯好刺眼。”
  
  “这辆车它在做什么?”
  
  “它把我撇下,直直的朝着那栋房子开去了。”
  
  “那栋房子里是不是隐藏着什么秘密?”
  
  “我不知道,房子里面除了那个徘徊的女人,我看不到别的东西。”
  
  “你为什么不坐到车里一起过去看看?”
  
  “车子走远了,我追不上。”
  
  “路不远的,走两步就到了。”
  
  “好,我走路过去。”
  
  “你为什么还不走过去?”
  
  “对,我为什么还不去?”我说着,起身直接离开了餐厅。
  
  这个时候,刘四义还在摆弄着他手中的那个食勺。
  
  我买了一张开往昆山的动车,当天晚上,我就到了昆山。我要找到那个叫做欢欢到女读者,我要找她了解真相。
  
  我见到了欢欢,在她住的别墅内。
  
  那是一栋三层楼的别墅。房屋的正门和别墅大门中间,是一片宽阔的场地,左边是花园,右边是游泳池。游泳池的周边,穿插着各类的游玩设施。
  
  那是有钱人才住的小区,她是一个有钱人,而且是非常有钱的有钱人。
  
  “你能来找我,我真的很意外,也很开心。”她说。
  
  “谢谢。我说过,我有好的故事,会告诉你的。”我回答道。
  
  “原来你还记得。”
  
  “我当然记得,所以我来了。我要亲口告诉你。”
  
  “我在听。”
  
  “关于我身边那辆诡异的出租车事件,想必你已经知道了。”
  
  “我知道,我在你的微博中看到过。”
  
  “所以我给你打电话的时候,你才会问我是不是出什么事了?”
  
  “是的。当你说你身边没什么事发生的时候,我才会失落。我想陪着你一起经历你身边的恐怖。”
  
  “谢谢你。接下来的这段故事,我想由我们两人一起经历,一起创作。”
  
  “那太好了。”她表现的出奇的平静,好像一切都在她的意料之中。
  
  “我有个问题想问你。”
  
  “你直说就是,德中。”
  
  “我在接到你给我讲述梦境的电话之后,那辆出租车就出现了。”
  
  “你这话我不太明白。”
  
  “我想听听你的解释。”我的神态也是出奇的平静、平静的神态背后,我在等她不可逃避的解释。
  
  “其实,你本不该来的,如果你够聪明的话。”她突然从沙发上站起来,对着依旧坐在沙发上的我说道。
  
  “可是我已经来了,而且我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笨。”
  
  我没等她说话,继续说道:“你想尽一切办法,让我来找你,究竟是什么目的?”
  
  “我喜欢你,我更喜欢你的故事,我希望我能一直守着你。”
  
  “我从你的眼神中看得出,这并不是最重要的。”
  
  “我一直以为你的故事写的不错,原来你的观察力也如此的强,看来我真的低估了你。”她开始在客厅里走动起来,她的左手蜷在胸间,右手顶着下巴,左手拖着右手肘。那是通常自信的人,才会有的动作。
  
  “我想让你留在我的身边,帮我写故事。我喜欢你的故事,我想其他人也喜欢。”
  
  我看着她不说话,我在等着她继续说下去。
  
  “你来写故事,以我的名义。我出资去炒作它们,我们一起赚钱。”
  
  “你很有商业头脑。”
  
  “我爷爷,我爸爸都是生意人,我也是。而且我也确实是真的喜欢你。”
  
  “所以你不惜花重金,动用了出租车司机,袁甜,刘四义,并且买通了我小区的门卫、房主,还有警察?”
  
  “你是什么时候发现这些的?”我的这句话显然让她一惊。
  
  她应该是没想到我会知道这些,并且知道的如此具体。
  
  “我猜中了?”我反问她。
  
  她不说话,我从她的眼神中看得出,她在等着我继续说下去。
  
  “我一开始只是猜测,在我当着刘四义的面睡着的时候,我彻底明白了。”
  
  “愿闻其详。”
  
  “第一、那辆出租车,是在你给我讲述那个梦境之后出现的。这太过于巧合。
  
  第二、我给你通电话那次,你表现的太过于自然。正因为你从一开始的惊喜到最后的失落都表现的太过于自然,所以我才感觉到你的不真实,真实的不应该是这个样子。你之所以会这样,是因为你内心藏着一个秘密,你在极力掩饰。有时候太过于去掩饰什么,反而越会暴露什么。”
  
  “谢谢你又让我学了一招。”
  
  “第三、袁甜的每次出现,太过于刻意,她就好像是为了完成某种使命一样,出现在我的面前。她说她去我的小区,看到我楼下停着那辆出租车,并且我房间的灯一直亮着。我的记忆力很好,那天我离开房间的时候,我清楚的记得,警察同志帮我关了灯。
  
  灯应该是袁甜故意打开的,她从门卫或者房主那里拿到的钥匙。包括楼下那辆出租车,它当时并不在小区。我在警局门口遇见了它,从我居住的小区到警局,没有那么快的距离。袁甜这么说只是在制造恐怖气氛,只是为了让我见她,然后给我抛出刘四义这个人物。
  
  袁甜成功了。她成功的把我约到了星巴克,成功的给我抛出了刘四义这个人物,只是看起来有些奇怪,有些牵强。我了解袁甜,这不是平时她私下里的性格。她虽然在电影公司工作,可是她并不是一个好的演员。
  
  第四、刘四义出现了。他首先就用他娴熟的催眠手法,对我实施了一场催眠。他的目的就是给我下指定,让我到这里来找你。”
  
  “我不得不说,你的推理很形象,很具体。可是,你还是被他催眠了,你还是来到了这里。”
  
  “你以为,我真的被他催眠了?”
  
  “你没有?”
  
  “你太过于相信自己了。我说过,袁甜并不是一个好的演员。”
  
  “她出卖了我们?”
  
  “在我去见刘四义的前天下午,袁甜找到了我,让我小心刘四义。所以,我对刘四义的那一手早有提防。”
  
  “你又让我学了一招,不能太轻易相信女人,虽然我自己也是女人。”
  
  “既然你没有被催眠,为什么还要来?”她接着说道。
  
  “我想看看你们究竟在演一场什么戏,所以我来了。”
  
  “我们演了这么大的一场戏,只不过是想让你跟我在一起。”这个时候的欢欢,用起了女孩子独有的杀手锏,楚楚可怜的外形,一双乞求略带委屈的小眼神,直直的看着我。
  
  “我只是一个落魄的写书人,你的成本是不是花的大了些?”我说着把头扭到了别处,那是窗外,窗外的树叶沙沙地响,外面起风了。
  
  “那是因为你身边,没有像我这样的人。”
  
  “你是什么样的人?”
  
  “会做生意的人,特别会做生意的人。”
  
  “我不会留在这里的。”
  
  “这由不得你!”欢欢甩出了她的右胳膊,右手直直的指着我,她的神情里充满了自信。
  
  “你以为我来见你是毫无准备的吗?”
  
  欢欢不说话。
  
  “我有一个朋友,一个叫做罗飞的朋友,我  前些日子,我接到了一个电话。一个归属地来自江苏昆山的电话。
  
  电话是我一个女读者打来的。先前通过短信沟通过几次,这次突然给我打电话,是我始料未及的。
  
  我不知道我的电话号码她是从哪里得知的,我只知道她叫欢欢。关于怎么得知我电话这个梗,她只字不提。
  
  在电话中,她给我讲述了自己做的一个梦境,那是一个可怕的梦,她在梦中经历了诡异的事。
  
  下面,我就以我的口吻来讲述下她的这个梦:
  
  有个不知道叫什么名字的人,起床起晚了,匆忙的洗刷完之后,就在楼下门口处拦了一辆出租车,朝着自己上班的地方驶去。
  
  这天晚上,一篇名为《商业大楼塌陷,多数人员伤亡》的新闻,席卷了整个网络。而那个起床起晚了的人,就在这栋楼里上班,没能幸免。
  
  又一天,一个满脸阳光的小伙儿,为了急着去见重要的客户,随手拦下了一辆出租车。接着,出租车就像受了惊吓的野马,一路狂奔在去往客户的路上。
  
  随之不久,在一个十字街路口,一名男子闯红灯,当场被左右来往的车辆撞飞的事情发生了。而这名被撞飞的男子,正是那个急着去见客户的小伙儿。
  
  这天,我的这位名叫欢欢的读者,下班离开公司的时候,已经很晚了,末班车都早已休息。她孤身走在路上,看不见一个人,车也显得稀少。只有不远处,停靠着的一辆出租车。
  
  欢欢对着那辆出租车招了招手,那辆车就像幽灵一般,朝她开了过来,停靠在了她的旁边。
  
  隔着车窗,她想看下的哥的脸,可是看不清。上了车之后,她坐到了后座上,就更看不清的哥的脸了。的哥的背影也看起来越来越模糊。
  
  这个时候,的哥问了一句:“美女,去哪?”
  
  她回答到:“哪也不去,只想呆在你的车里。”
  
  她故事讲到这里的时候,停住了。我问她:“后来呢?”
  
  她对我说道:“后来我醒了。”
  
  接着,她就以忙为借口,匆忙挂断了电话。
  
  说了这么多,忘了告诉大家我的身份。
  
  我叫周德中,是个靠写恐怖故事,卖弄文字讨生活的人。我们这类人在外人口中,有一个很高大上的称呼——作家。
  
  其实他们不知道我们这类人的落魄和无奈,有时候为了苦思冥想一个故事,可以彻夜不眠;有时候为了赶写一个故事,可以一个礼拜靠点外卖充饥;更有的时候,甚至一个月都不出房门一步。
  
  自从接了这个叫做欢欢女孩的电话之后,我发现我的生活开始发生了变化。
  
  这天,具体是哪天,我记不太清了。我只记得,我要去跟某制片方谈一下《假装情侣》改编成电影的事宜。
  
  《假装情侣》是我以学生时代为背景,写的一部恐怖悬疑题材的小说,有兴趣的读者可以到网上去搜一搜,应该可以找得到。
  
  当我起床的时候,我看了下手机,已经是上午将近九点的时候,约定的是这天上午十点半在杭州卡卡酒店见面。路程有点远,时间已经来不及了,我急匆匆的整理了下自己,就朝着小区的外面跑去。
  
  我站在小区正门不远处的位置,拿出了手机,打开了打车软件,我决定打车过去,这样可以节省很多的时间。如果路上不堵,十点半之前,说不定还能够赶的到酒店。
  
  有读者可能会问,一个作家怎么出门还打车?自己没有车吗?我很遗憾的告诉你们,我还真没有车,只有一辆电动车,还是二手的。我告诉过你们,我是一个落魄的作家。
  
  今天这种场合,骑电动车显然不太合适,所以我选择了打车。
  
  我的双眼时不时的看着手机,手机屏幕上一直提示着:正在等待车主接单。
  
  一分钟过去了,等待车主接单;
  
  三分钟过去了,依旧等待车主接单;
  
  五分钟过去了,还是等待车主接单。
  
  今天这是怎么了,打个车都打不到。
  
  我退出之后,重新启动了软件,又等了好几分钟,还是没有打到车。
  
  今天真是奇了怪了。我忍不住对着手机说出了今天第一句脏话:“他妈的。”
  
  就在我准备再次启动软件打车的时候,我看到路对面不远处的树丛下停着一辆出租车,车主好像是在等乘客。
  
  我在路的这边对着那辆出租车摆了三次手,车才缓缓的开动。在前面的十字路口拐了一个弯儿,朝着我所在的位置开来。
  
  那辆出租车是蓝色的,很普通的一辆出租车,杭州满大街都是这种颜色的出租。
  
  这辆出租车在我身边停住了。不过车主一直没打开车门,也没打开玻璃窗的意思,我开始怀疑,这辆车不是因为我的招手来到这里,而是其他原因。也许,它停靠在我的面前,只是一种巧合。
  
  我开始有点拿不定注意了,走到车窗上,用手指轻轻地敲打了两下车玻璃窗。
  
  车门缓缓拉开。
  
  车门拉开之后,我被车里的景象镇住了,映入我眼帘的这个坐在驾驶座上的人,绝不是杭州市普通出租车司机的打扮。
  
  那是一个从头到脚一身黑色的人,衣服是黑色的,裤子是黑色的,手套是黑色的,鞋子我用余光看去,也是黑色的,头上带着一顶黑色的帽子。那是一种统一的黑,黑到已经看不出它们的纹理。
  
  头上的那顶黑帽子也出奇的与众不同,帽檐很长,并且拉的很低,以至于遮挡住了他的眼睛,鼻子,嘴巴,还有脸颊,我看不清他的样子。
  
  怎么会有如此怪异的装扮,我愣在了那里。
  
  他的脑袋注视着方向盘的前方,并没有回头。对我说道:“先生,去哪?”
  
  我当时也许是被这种阵势给吓着了,竟然情不自禁的打开了车门,坐在了副驾驶的座位上。不过,我依旧是看不见他的脸。
  
  等我坐下之后,我脑子里突然闪过一个想法:也许坐在我旁边的这个人是个塑料人,全身通体都是塑料的。他怕别人认得出来他,于是全身武装,黑色的手套套住了他塑料的手,黑色的鞋子挡住了他塑料的脚,那顶帽檐压的很低的黑色帽子,遮盖住了他塑料的脸。
  
  虽然我是一个写恐怖题材小说的人,但是我的这个想法,在当时着实让我吓了一跳。我有了种想下车的冲动。
  
  “先生,去哪?”他依旧是脑袋注视着前方地向我问道。
  
  “卡卡酒店。”我回答道。
  
  这个时候,我发觉,他说话的方式好奇怪,就像是没有感情的机器人发出的声音一样,那种声音没有感情。
  
  对了,他对我说第一句话的时候,就是这种方式,没有感情,硬生生的,只是我当时没有留意。
  
  我决定了,我要下车。
  
  在他黑色的大脚松了离合器,车轮缓缓向前跑开的那一刻,我说:“不好意思,我忘了带一件很重要的东西。”
  
  说完,我拉开车门,匆忙下了车。
  
  整个过程中,他从头到尾,都没有看过我一眼,他的脑袋一直在注视着前方。
  
  难道他真的是塑料的?
  
  塑料模特的脑袋,大多都是不会转动的。
  
  我一路思索着走进了小区里。我决定走后门去卡卡酒店,我不想再遇见这个诡异的人,也不想再遇见这辆诡异的车。
  
  我在小区的后门门口停了下来。我再次拿出了我的手机,我在打车。但是三分钟过去了,还是没有打到一辆。
  
  正在这个时候,我看到十字路口的拐角处,有一辆出租车向我这边驶来,我觉得它似曾相识。
  
  是的,它像极了刚才我在正门,乘坐的那辆出租车。
  
  我退回了小区,退回到了我居住的这栋楼下。
  
  我决定骑着我的二手电动车去酒店。其他的一切我都已经不在乎了,我要尽快见到制片方。
  
  当我骑着我的电动车来到卡卡酒店门口的时候,已经是上午十一点零五分了,比起约定好的时间,整整晚了三十五分钟。
  
  我跟着酒店服务生的步子,来到了305套房,见到了制片方的工作人员。
  
  制片方一共来了有三个人,其中一个我认识,是个叫做袁甜的女孩子。
  
  我上次去跟他们谈论电影剧本的时候,见过她。她是一个活泼可爱,善于言谈,又落落大方、说话干练的女孩。
  
  我有点喜欢她。
  
  午餐是大家在酒店套房里一起吃的。当我们四个人终于谈妥了之后,我看了看手机,已经是下午将近四点的样子。
  
  我和他们挥手告别。在我刚走到酒店正门大厅的时候,听到身后有人在叫我。我回头看了下,是袁甜,我停下了脚步。
  
  “周老师,我送送您。”袁甜说着走到了我的面前。
  
  “在私下,我还是喜欢别人叫我的名字。”
  
  “那我叫你周哥好了。”说完,袁甜噗呲一声笑了,我也跟着笑了。
  
  “甜甜,刚才聊天过程中,听到你们说,还要在杭州待上一段时间?”
  
  “是的。计划在杭州拍摄一些校园外景,这几天要走访一些学校,估计还要待上半个月左右。”
  
  “你下午有时间吗?周哥。”在我们走出卡卡酒店正门口的时候,袁甜向我问道。
  
  “有的。我别的没有,就时间多。”
  
  “来杭州,一直都是忙东忙西,还没怎么转过呢。刚好我今天下午没事,你带我在杭州转转?谁让你在杭州待了这么久呢。”
  
  袁甜这个时候,又露出了她那可爱的一面,就像我第一次跟他们去谈合作,在过道里遇见她那次一样。
  
  “好啊。”我回答道。
  
  袁甜是个典型的生意场上落落大方,私下里调皮活泼的女孩。
  
  “你想去哪?我带你去。”
  
  “来这么久,还没见过西湖什么样呢,去西湖。”袁甜说完,双臂展开,迎接着蓝天白云的洗礼,使我想到了一句诗歌:面朝大海,春暖花开。接着她的右手臂在蓝色的天空下,划过一条优美的弧线。
  
  “走,去西湖。”我说道。
  
  我随之掏出了手机,打开了打车软件。袁甜看到了,问:“你在干嘛?”
  
  “打车呀。”我回答道。
  
  我当然不能让她知道,我是骑着电动车来的。
  
  “那里不正停着一辆出租车吗?”袁甜的手指了指卡卡酒店正门偏左位置。
  
  听到出租车三个字,我的心不觉惊了一下。我不自觉的想到了上午亲身经历的那一幕。
  
  接着摆了摆手,那辆出租车朝着我们开了过来。
  
  不知怎么地,我总觉得这辆出租车和我上午撞见的那辆很像。我刻意的去看了看它的车牌号:浙AT6493。车子在我和袁甜的面前停了下来。
  
  我拉开了出租车的后门,奉行着女士优先的风度,让袁甜先坐了进去。正在这时候,我通过车门看到了坐在驾驶座上的那个人。那是一个全身黑衣服、黑裤子、黑手套、黑鞋子、黑帽子的人。而且他的帽檐很长,并且拉的很低。
  
  我仔细看了下,他就是我上午在小区门口遇到的那个人,怪不得这辆车很熟悉。
  
  我急忙对着袁甜说:“甜甜,下车。”
  
  袁甜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情况,一脸的茫然。
  
  我拉起了袁甜的胳膊,把她从车后座上拉了出来,然后嘭的一声,关上了车门。
  
  袁甜看到了一脸惊魂未定的我问道:“出什么事了?”
  
  “我被人跟踪了。”我回答道。
  
  还没等袁甜开口,我又继续说道:“不,我已经不确定,跟踪我的是不是人了。”
  
  袁甜听到这句话,着实吓了一跳,右手按住了自己的胸口。然后定了定神。
  
  “周哥,你开始给我讲恐怖故事了?”
  
  “不,甜甜,这是真的。”
  
  于是,我就把从那个读者的电话开始到刚才的一切,在卡卡酒店正门拐角处,给她简明扼要的讲述了一遍。
  
  她听完之后,拍着胸口说了一句:“跟散文作家待在一起,感受身边的美;;和恐怖作家在一起,亲近近距离的恐怖。”
  
  我和袁甜哪也没去,我把她送回了卡卡酒店,然后我骑着我的电动车朝我居住的小区走去。
  
  我在路上思索了很久,以我写恐怖小说的经验来说,这绝不是巧合,这事一定有蹊跷。我决定回到住处后,给我的那位在江苏的读者打个电话,一探究竟。
  
  我回到了我居住的小区,掏出手机,第一次拨打出了那个来自江苏昆山的电话号码。
  
  首先传来了一阵恐怖的音效,这是某部电影里面的,被她设定成了自己的来电铃声。
  
  如果谁在深夜给他拨打电话的话,这铃声估计能着实把那人给吓一跳。
  
  接着电话通了。
  
  “你好,是欢欢吗?”我对着电话隔空说道。
  
  “是德中啊,你怎么有空给我打起了电话来了?”我在电话这头听出了她的愉快与激动。
  
  在短信里,她也喜欢叫我德中,她说这样显得比较亲近。她对我从没有用过“您”的字眼,都是用“你”,她说,这样显得没有距离。
  
  “哦,我问你个事。在你上次给我讲述完那个梦境之后,你的身边有什么奇怪的事发生吗?”
  
  “没有呀,一切正常。”她停了下。突然问道:“你那边不会遇到什么怪异的事了吧?”
  
  “没有,你别想多,我只是随口问问,为正在写的故事寻找素材呢,就问到你这来了。”
  
  “哦,如果有的话,一定要告诉我。我去你那里帮你。和恐怖作家一起亲历恐怖,那感觉太好玩了。”我听出了她电话中的些许失落。
  
  “好的,如果有,一定带上你。”我说完之后,就挂了电话。
  
  电话挂断之后,我发觉,她的一切,从惊喜到疑惑再到小小的失落,都表现的太过于自然。我从她这里并没有得到什么我想要的信息。
  
  这个时候我的手机响了,是一条短信,来自江苏欢欢女孩的短信:你在的我心里,我感受得到。有麻烦,告诉我,我愿与你一同分担,一同解决。
  
  这只是一条关心略加倾诉内心的短信而已,一切正常,没什么可疑的地方。当然,这条短信我没回,我不想和自己的读者走得太近。
  
  故事因为一个电话开始,但并没有因为一个电话而结束。
  
  接下来的两天,这辆出租车车跟我跟的更紧了。我只要出现在小区的门口,就能遇见它。它停靠在我的身边,车门缓缓的拉开,里面坐着的还是那个黑手套,黑衣服,黑裤子,黑鞋子,黑帽子的怪人。他用他那机器人似的声音对我说道:“先生,去哪?”
  
  我在小区门口遇到了它,他用他自己没有感情色彩的言语对我说:“先生,去哪?”
  
  我在西溪湿地遇见了它,他对我说:“先生,去哪?”
  
  我在塘栖古镇遇见了它,他说:“先生,去哪?”
  
  我在运河产业园遇见了它,他说:“先生,去哪?”
  
  我被它缠上了,我甩它不掉,这辆里面坐着的不知道是不是人的出租车。
  
  我决定报警,不管它是人是鬼,让警察帮我去解决。
  
  从我报警的这一刻开始,我发现,它不见了。我出行,再也没有遇到这辆诡异的出租车。
  
  我以为接下来一切都步入了正规,都正常了。谁知,我报警后的第二天下午,警方打电话告诉我,他们没有查到那辆车,也没有查到那个车牌。那辆出租车,它根本就不存在。
  
  根本就不存在的出租车,一而再,再而三的出现在你的面前,并且它明确表明了自己的目的,就是在跟踪你。你说,它究竟是个什么东西的存在?
  
  自从接了警方的电话之后,这天下午我就没再出去,一直在自己居住的房间里,待到了晚上,晚饭是点的,外卖小哥骑车送来的。
  
  垃圾再一次的满了,我拎起了垃圾袋下了楼,走出了楼房,走到了小区里堆放垃圾的地方。我手里的那袋垃圾,终于到了它应该待着的地方。
  
  当我从垃圾堆回到我居住的这栋楼的时候,我看到楼下面停着一辆出租车,出租车停靠的正上方的二楼位置,正是我居住的房间。我刻意的去瞄了眼车牌:浙AT6493。
  
  那辆不存在的出租车又回来了,并且它更加的变本加厉,它停靠在了我居住的楼下面,它在向我叫板,它在向我示威。
  
  我急忙的上了楼,回到了自己的房间。我拉开了窗户的帘子,它就在我的窗帘下静静地待着,就像是一个幽灵,监视着我。
  
  我拉上了窗帘,拿起电话再次报了警。
  
  不一会儿,我就听到了警车的声响。我拉开了窗帘,看到警车停到了小区的外面,然后有两个穿制服的警察朝着我走来。
  
  我又看了看楼下,那辆出租车,不见了!
  
  “那辆车呢?”警察向我问道。
  
  “刚才还在这里呢!”我指着出租车刚才停靠的位置回复到。
  
  “什么时候离开的?”
  
  “我不知道。我听到警笛声后,再看窗下,它已经不见了。”
  
  接着,警察到了小区的各个门口盘问了门卫一番,门卫都说没看见什么出租车出去,也没看见什么出租车进来。
  
  我怀疑,门卫在说谎。我怀疑,门卫和那个出租车司机是串通好的。
  
  两个警察再次走向了我,对我说道:“你涉嫌虚假报警戏弄警方,跟我们到局里走一趟。”
  
  就这样,我一个无辜的受害者,被警察带走了。
  
  在警察局里,警方也没具体盘问出什么来,只是让这辆诡异的出租车更加的扑朔迷离。
  
  我在警察局里被拘留了二十四小时,到了第二天晚上将近十点钟我才离开。
  
  我在警局拿到我的手机之后,我看到手机上有三个未接电话和一条未读信息。电话是袁甜打来的,短信也是她发的。
  
  电话时间是十分钟前打来的,那个时候,我正在警察局里做最后交接。一连拨了三次电话,都没见我接,跟着就发了一条短信过来:周哥,在家吗?看到你家灯一直亮着,打你电话也不接。
  
  袁甜在我的小区?她去我小区找我做什么?
  
  我走出警局之后,就回拨了袁甜的电话。
  
  警局离我居住的小区不远,我决定徒步回去。
  
  “甜甜,找我有事?”电话拨通了。
  
  “你怎么现在才回电话啊?”
  
  “我刚从局子里出来,被他们关了二十四小时。刚看到你的来电和短信。”
  
  “怎么回事?无缘无故不会被警察带去啊。”
  
  “那辆出租车出现在了我家楼下,我报了警。警察来了,车不见了。他们以虚假报警的名义,把我关了二十四小时。”
  
  “你现在在哪?”
  
  “我在回去的路上。”
  
  “别回去了,我刚从你小区出来,你楼房下面停着一辆出租车,我看见了它。对了,你家的灯一直亮着。”
  
  “啊,它又出现了?”
  
  “你到延安路98号来,我在星巴克等你。”
  
  说完,袁甜挂断了电话。
  
  电话挂了,但是问题却来了。
  
  那辆车又回来了,再次出现在了我居住的小区,就在我居住的楼下。
  
  我记得我昨晚离开的时候,房间里的灯是关着的,警察同志亲手帮我关的灯。如果我房间里的灯确实关闭了,那么刚才袁甜的电话中说我房间里的灯一直亮着,又将怎么解释?难道是有人趁我不在家的时候,潜入了我家,打开了我家的灯?
  
  还有就是,我印象中,没对袁甜说起过我小区的名字,她又是怎么找到哪里去的?她找我的目的又是什么?
  
  我在警局不远处,正打算打车去星巴克,那辆出租车又出现了,还是那个没有任何感情的声音:“先生,去哪?”
  
  我没有理会他,也没有报警。我不想再次以虚假报警的名义,被警察拘留二十四小时,甚至更长的时间。
  
  我一路狂奔在回小区的路上。我在快速的思索着,袁甜说她刚刚在我小区看到了那辆幽灵般的出租车,而刚刚我明明在警局不远处撞见了它。
  
  还有之前接连不断的在不同的场合撞见它,它对我的行踪为何知道的如此详细?难道我身边有它安插的人?这个人把我的行踪告诉了它。可是我身边的这个人又会是谁呢?
  
  我决定骑着我的电动车去。其他的什么都不管了,都让他们见鬼去吧。
  
  到了星巴克,已经是将近夜里十一点的时间。我看到袁甜,已经坐在那里等着我了。
  
  “你可能是撞邪了。”我刚坐下,袁甜就对我说了这么一句话。
  
  “我不太信这个。”我回答道。
  
  “那你说,这发生的一系列怪异的事又将怎么解释?”
  
  “也许是有人在吓唬我。”
  
  “谁会没事吓唬你?你在杭州有仇家?”
  
  我突然发现,今天的袁甜和以往私下的她不同,倒像是工作状态下的她。
  
  袁甜见我没回答,继续说道:“我认识一个朋友,他熟读《周易》,精通八字,倒是可以让他给你看看。刚巧他也在杭州。”
  
  “说真的,我不太信那个。我觉得那个就像我写的恐怖故事一样,都是虚假的。”
  
  “如果你写的恐怖故事都是虚假的,那么发生在真实中的呢?比如你现在亲身经历的。”
  
  “那好。既然是你推荐的,就约个时间见一下吧。”
  
  袁甜笑了。她这次的笑,让我想到了一首古诗。
  
  轻罗小扇白兰花,
  
  纤腰玉带舞天纱,
  
  疑是仙女下凡来,
  
  回眸一笑胜星华。
  
  待她笑过之后,我问她:“你今天给我打电话,并且特意跑到我楼下找我,不会就是为了这事吧?”
  
  “那是另一件事。电影《假装情侣》的开机时间确定了,到时候会在杭州举行一个开机仪式,希望你这边能够参加。打你电话你不接,索性就到你的小区去找你喽。”袁甜说着,还办了个鬼脸。
  
  这个袁甜,谈私事的时候一脸的正经,谈起正事来,却又一脸很随性的样子。
  
  “好,没问题,到时候我参加。”
  
  我稍加停顿继续说道:“你是怎么知道我小区的?”
  
  “哦,我读过你之前的书,你在书里面有提到过。”
  
  我感觉的到,今天的袁甜不太正常。具体怎么不正常,却又说不上来,像是带着某种使命来的。
  
  不觉间,时间已到了凌晨30分钟,星巴克要打烊了。我和袁甜从星巴克走了出来,走到了我的电动车下。
  
  “你骑着它来的?”我从袁甜的眼神中看到了惊愕的表情,不过这个表情只停留一瞬间,随之就不见了。
  
  “是的。那辆出租车无处不在,我只好骑着它来了。”我有些尴尬的笑了笑。
  
  就在这时候,我看到,星巴克正门的停车位里,停靠着一辆出租车。它的两边车位都是空的,并且停靠的位置比较偏僻,停车位上空的灯光打不到它身边,它在那片阴暗的角落里,显得无比的诡异。
  
  它缓缓的开动了,朝着我和袁甜所处的位置开来。它是那辆出租车,那辆幽灵般的出租车,出租车的驾驶座上,坐着一个幽灵般的塑料人。
  
  “甜甜,上车。”我见势不妙,对袁甜说道。
  
  袁甜坐在电动车的后座上,我骑着电动车,在延安路上狂奔着。那辆出租车在后面的不远处,紧紧的跟着。
  
  “他一直在后面跟着我们。”袁甜时不时的回头说道。
  
  “你坐稳了,我甩掉他。”
  
  如果当时你在杭州,如果当时你在延安路附近,你一定会看到,一辆载着两个人的电动车,就像是见了野狼的山羊,在漆黑的夜,不要命的飞驰着。
  
  我载着袁甜,闯进了一条小胡同。那条胡同很窄,出租车进不去。胡同深处是一条条纵横交错的小巷子,我们就在这些小巷子中穿梭。
  
  我不敢骑到大道上去,指不定那辆出租车会在大道的哪个地方截获我们,它太过于神出鬼没。
  
  我们在小巷子里穿梭了一段时间,我感觉着已经远离了延安路。于是对袁甜说道:“我送你回酒店。”
  
  “还是别了,我怕再撞见那辆出租车。”
  
  正在这时候,我们看到巷子边上有着一家简陋的宾馆,还没关门。
  
  “今晚就住这里吧,他应该找不到这里来。”我说。
  
  我和袁甜走进了那家宾馆,开了两间房。她的房间在我房间的斜对面。
  
  我们就这样的住下了。两个在杭州有住处的人,就这样,在一家简陋的宾馆睡下了。
  
  天似乎蒙蒙亮的时候,我被敲门声给吵醒了。
  
  “谁?”我问道。
  
  “是我,甜甜,快开门。”门外面传出了袁甜的声音,并且声音很急切。
  
  “来了,来了。”我说着起身去开门,并问道:“出什么事了,这么急?”
  
  “他出现了。”
  
  “谁?”当我这么问的时候,我已经猜到,袁甜说的是那个出租车司机。
  
  就在这个时候,袁甜把她的手从背后伸了过来,她的手里拿着一件东西,黑黑的。我看了看,那是一只黑手套。
  
  “我刚才起身回来的时候,在你门外发现的。”
  
  “看样子,他真的来过了。你回去收拾下,我们马上离开。”
  
  于是在天还灰蒙蒙的时候,我就载着袁甜离开了。我的电动车,飞驰在去往卡卡酒店的路上。
  
  我把袁甜送回卡卡酒店之后,我就回到了我居住的小区。我在刚进入小区没几步的地方,就看到我房间里亮着的灯。难道,前天晚上,那位警察同志真的没有帮我关掉灯?可是我印象中他给关掉了啊。难道,是我记错了?
  
  不管这么多了,先睡一觉再说。在警局没睡好,在那家什么名字的宾馆,也没睡好。
  
  当我一觉醒来的时候,天色已经黑了。一整天都没怎么吃东西的肚子,也开始有点不争气了。
  
  我跑到了楼下的超市,买了一大箱的泡面、豆干、矿泉水。这几天我就呆在房间里,哪也不去了。
  
  当我从超市回到小区的时候,我在我居住的楼下面,又看到了那辆诡异的出租车,它就停靠在我的窗户下面。熄着火,死一样的沉寂,静的可怕。
  
  我回到了房间,把门关的死死地,窗户关的牢牢的,窗帘拉的严严实实的,我把自己彻底封闭了。
  
  我看不见它,它也休想看得到我。
  
  话虽然是这么说,可是那个司机一直在暗处,我看不见他,并不代表他真的看不见我。也许他就在我房间里的某个角落,比如天花板上面,比如洗手间门后面,比如床下面,比如电视机的后面,比如镜子里面。
  
  鬼知道,他会突然从房间的哪个角落冒出来,他太诡异了。
  
  我觉得,我真的有必要去找下袁甜提到的那位精通易经八字的朋友帮帮忙了。
  
  我和他见面的时间,约定在了三天后的下午。
  
  我就在这种环境下提心吊胆的待了三天。到了第三天的下午,我和他在一家餐馆见了面。
  
  “您好,我是袁甜的朋友,周德中。电话里,有跟您沟通过的。”
  
  “您好,袁甜给我提到过您,她还说,您写的恐怖故事很不错。我叫刘四义,幸会幸会!”
  
  握手,寒暄,客套话,坐下来。
  
  接下来一盏茶的功夫,我把从江苏读者欢欢的来电到三天前的早上,我和袁甜逃离宾馆的整个事件,给他详细的讲诉了一遍。
  
  我是写故事的,讲故事对我来说本就是小菜一碟,更何况是发生在自己身上的真实故事。
  
  我看得出,他已经听得入了神。
  
  “你相信这个世界上有鬼吗?”他问我。
  
  “说真的,我不信!”我回答。
  
  “相信一切皆有定数吗?”
  
  “我也不信。”
  
  “也许那辆出租车它根本就不存在。”
  
  他一边说着,一边有节奏地摇摆着手中的食勺。他的眼睛直直的盯着我的眼睛,仿佛我的眼神就是一扇门,通过它,可以看透我内心的世界。
  
  “如果它不存在,我是怎么看得见它的?”
  
  “因为它来自于你的内心,它是你幻想出来的。”
  
  “可是袁甜也看见了。”
  
  “袁甜也是你内心所幻想出来的,她本身也不存在。”
  
  “可是我是通过袁甜才认识你的,而你现在就坐在我的对面,这又将如何解释?”
  
  “你当我真的存在吗?”他说着放下了手中的食勺。
  
  他不见了,他突然就在我的眼前消失了。
  
  我的世界观被刷新了。
  
  难道,这个世界是假的?
  
  我睁开了沉重的双眼,原来刚才只是一场梦。刘四义依旧坐在我的对面,看着我。
  
  “周老师,你最近是不是太累了?”刘四义问道。
  
  “应该是吧,最近一段时间,都没怎么睡过好觉。”
  
  “累的话,就躺下睡会儿吧。”
  
  我靠着餐厅的座位,侧躺了下来。
  
  “周老师,你好好感受下,自己现在在哪?”
  
  “我在一条漆黑的路上,夜空中没有星星,没有月亮,什么都看不见。”
  
  “你朝路的尽头看,看到了什么?”
  
  “看到了几丝的灯光在闪烁,那应该是一栋房子,应该有人住在那里。”
  
  “你再仔细看下,看的清楚些。”
  
  “那像是一个别墅,大约三层楼高。房屋的前面,还有一片空地,应该是花园。”
  
  “屋子里面呢?”
  
  “屋子里面好像有个女人。”
  
  “她在做什么?”
  
  “她孤零零的在屋子里徘徊,好像是在等一个人。”
  
  “她长得什么样子?”
  
  “距离太远,光线又太暗,看不清。”
  
  “周老师,近处呢?你在自己身边看到了身边?”
  
  “灯光太弱了,什么都看不清。”
  
  “灯光的亮度足以让你看见前面的这条路,你再仔细看下。”
  
  “我看到了一辆出租车……”
  
  “那是辆什么样的出租车?”
  
  “一辆熄了火的天蓝色出租车。”
  
  “出租车里面有什么?周老师,你走近看下。”
  
  “我就在出租车面前,里面太暗了,什么都看不清。”
  
  “确定看不清吗?你再仔细看下。”
  
  “我看到了一个人,一个怪人。”
  
  “那是个什么样的人?”
  
  “黑衣服、黑裤子、黑手套、黑鞋子、黑帽子、他的帽檐拉的很低,我看不见他的五官,看不清他的脸。”
  
  “他有没有发现你?”
  
  “他发现我了。出租车启动了,车的前灯好刺眼。”
  
  “这辆车它在做什么?”
  
  “它把我撇下,直直的朝着那栋房子开去了。”
  
  “那栋房子里是不是隐藏着什么秘密?”
  
  “我不知道,房子里面除了那个徘徊的女人,我看不到别的东西。”
  
  “你为什么不坐到车里一起过去看看?”
  
  “车子走远了,我追不上。”
  
  “路不远的,走两步就到了。”
  
  “好,我走路过去。”
  
  “你为什么还不走过去?”
  
  “对,我为什么还不去?”我说着,起身直接离开了餐厅。
  
  这个时候,刘四义还在摆弄着他手中的那个食勺。
  
  我买了一张开往昆山的动车,当天晚上,我就到了昆山。我要找到那个叫做欢欢到女读者,我要找她了解真相。
  
  我见到了欢欢,在她住的别墅内。
  
  那是一栋三层楼的别墅。房屋的正门和别墅大门中间,是一片宽阔的场地,左边是花园,右边是游泳池。游泳池的周边,穿插着各类的游玩设施。
  
  那是有钱人才住的小区,她是一个有钱人,而且是非常有钱的有钱人。
  
  “你能来找我,我真的很意外,也很开心。”她说。
  
  “谢谢。我说过,我有好的故事,会告诉你的。”我回答道。
  
  “原来你还记得。”
  
  “我当然记得,所以我来了。我要亲口告诉你。”
  
  “我在听。”
  
  “关于我身边那辆诡异的出租车事件,想必你已经知道了。”
  
  “我知道,我在你的微博中看到过。”
  
  “所以我给你打电话的时候,你才会问我是不是出什么事了?”
  
  “是的。当你说你身边没什么事发生的时候,我才会失落。我想陪着你一起经历你身边的恐怖。”
  
  “谢谢你。接下来的这段故事,我想由我们两人一起经历,一起创作。”
  
  “那太好了。”她表现的出奇的平静,好像一切都在她的意料之中。
  
  “我有个问题想问你。”
  
  “你直说就是,德中。”
  
  “我在接到你给我讲述梦境的电话之后,那辆出租车就出现了。”
  
  “你这话我不太明白。”
  
  “我想听听你的解释。”我的神态也是出奇的平静、平静的神态背后,我在等她不可逃避的解释。
  
  “其实,你本不该来的,如果你够聪明的话。”她突然从沙发上站起来,对着依旧坐在沙发上的我说道。
  
  “可是我已经来了,而且我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笨。”
  
  我没等她说话,继续说道:“你想尽一切办法,让我来找你,究竟是什么目的?”
  
  “我喜欢你,我更喜欢你的故事,我希望我能一直守着你。”
  
  “我从你的眼神中看得出,这并不是最重要的。”
  
  “我一直以为你的故事写的不错,原来你的观察力也如此的强,看来我真的低估了你。”她开始在客厅里走动起来,她的左手蜷在胸间,右手顶着下巴,左手拖着右手肘。那是通常自信的人,才会有的动作。
  
  “我想让你留在我的身边,帮我写故事。我喜欢你的故事,我想其他人也喜欢。”
  
  我看着她不说话,我在等着她继续说下去。
  
  “你来写故事,以我的名义。我出资去炒作它们,我们一起赚钱。”
  
  “你很有商业头脑。”
  
  “我爷爷,我爸爸都是生意人,我也是。而且我也确实是真的喜欢你。”
  
  “所以你不惜花重金,动用了出租车司机,袁甜,刘四义,并且买通了我小区的门卫、房主,还有警察?”
  
  “你是什么时候发现这些的?”我的这句话显然让她一惊。
  
  她应该是没想到我会知道这些,并且知道的如此具体。
  
  “我猜中了?”我反问她。
  
  她不说话,我从她的眼神中看得出,她在等着我继续说下去。
  
  “我一开始只是猜测,在我当着刘四义的面睡着的时候,我彻底明白了。”
  
  “愿闻其详。”
  
  “第一、那辆出租车,是在你给我讲述那个梦境之后出现的。这太过于巧合。
  
  第二、我给你通电话那次,你表现的太过于自然。正因为你从一开始的惊喜到最后的失落都表现的太过于自然,所以我才感觉到你的不真实,真实的不应该是这个样子。你之所以会这样,是因为你内心藏着一个秘密,你在极力掩饰。有时候太过于去掩饰什么,反而越会暴露什么。”
  
  “谢谢你又让我学了一招。”
  
  “第三、袁甜的每次出现,太过于刻意,她就好像是为了完成某种使命一样,出现在我的面前。她说她去我的小区,看到我楼下停着那辆出租车,并且我房间的灯一直亮着。我的记忆力很好,那天我离开房间的时候,我清楚的记得,警察同志帮我关了灯。
  
  灯应该是袁甜故意打开的,她从门卫或者房主那里拿到的钥匙。包括楼下那辆出租车,它当时并不在小区。我在警局门口遇见了它,从我居住的小区到警局,没有那么快的距离。袁甜这么说只是在制造恐怖气氛,只是为了让我见她,然后给我抛出刘四义这个人物。
  
  袁甜成功了。她成功的把我约到了星巴克,成功的给我抛出了刘四义这个人物,只是看起来有些奇怪,有些牵强。我了解袁甜,这不是平时她私下里的性格。她虽然在电影公司工作,可是她并不是一个好的演员。
  
  第四、刘四义出现了。他首先就用他娴熟的催眠手法,对我实施了一场催眠。他的目的就是给我下指定,让我到这里来找你。”
  
  “我不得不说,你的推理很形象,很具体。可是,你还是被他催眠了,你还是来到了这里。”
  
  “你以为,我真的被他催眠了?”
  
  “你没有?”
  
  “你太过于相信自己了。我说过,袁甜并不是一个好的演员。”
  
  “她出卖了我们?”
  
  “在我去见刘四义的前天下午,袁甜找到了我,让我小心刘四义。所以,我对刘四义的那一手早有提防。”
  
  “你又让我学了一招,不能太轻易相信女人,虽然我自己也是女人。”
  
  “既然你没有被催眠,为什么还要来?”她接着说道。
  
  “我想看看你们究竟在演一场什么戏,所以我来了。”
  
  “我们演了这么大的一场戏,只不过是想让你跟我在一起。”这个时候的欢欢,用起了女孩子独有的杀手锏,楚楚可怜的外形,一双乞求略带委屈的小眼神,直直的看着我。
  
  “我只是一个落魄的写书人,你的成本是不是花的大了些?”我说着把头扭到了别处,那是窗外,窗外的树叶沙沙地响,外面起风了。
  
  “那是因为你身边,没有像我这样的人。”
  
  “你是什么样的人?”
  
  “会做生意的人,特别会做生意的人。”
  
  “我不会留在这里的。”
  
  “这由不得你!”欢欢甩出了她的右胳膊,右手直直的指着我,她的神情里充满了自信。
  
  “你以为我来见你是毫无准备的吗?”
  
  欢欢不说话。
  
  “我有一个朋友,一个叫做罗飞的朋友,我们是光着屁股一起长大的。”
  
  “跟这件事又有什么关系?”
  
  “他是省城刑警队的大队长,我来这里之前,已经告诉了他。如果他在四十八小时之内没有我的消息,后果你可以自己想一想。”
  
  “门就在那儿,你走走看!”她的手指了指门。
  
  门里面是一个世界,门外面又是另一个世界。
  
  这个时候,房间的灯突然熄灭了,故事结束了。
  
  时间:三天后的深夜。
  
  我现在正在电脑前给大家讲述这段故事,这段发生在我身上的真实故事。
  
  你问我是谁?
  
  我不能告诉你,因为这是一个禁忌。
  
  你问什么禁忌啊?
  
  我只能告诉你,那个禁忌只有五个字:别问我是谁!
  
  你问犯了禁忌会怎么样啊?
  
  我会告诉你,就是现在你所经历的这种样子。
  
  们是光着屁股一起长大的。”
  
  “跟这件事又有什么关系?”
  
  “他是省城刑警队的大队长,我来这里之前,已经告诉了他。如果他在四十八小时之内没有我的消息,后果你可以自己想一想。”
  
  “门就在那儿,你走走看!”她的手指了指门。
  
  门里面是一个世界,门外面又是另一个世界。
  
  这个时候,房间的灯突然熄灭了,故事结束了。
  
  时间:三天后的深夜。
  
  我现在正在电脑前给大家讲述这段故事,这段发生在我身上的真实故事。
  
  你问我是谁?
  
  我不能告诉你,因为这是一个禁忌。
  
  你问什么禁忌啊?
  
  我只能告诉你,那个禁忌只有五个字:别问我是谁!
  
  你问犯了禁忌会怎么样啊?
  
  我会告诉你,就是现在你所经历的这种样子。
  • 更多推荐文章…
  • 草屋,总有一篇文章或故事让你感动~~
  • 你可能喜欢的故事
    故事阅读榜
    草屋版权所有 Copyright © 2007-2017 www.caowu.cn All Rights Reserved
    优发娱乐官网梦之城娱乐官网诚博娱乐武松娱乐老虎机
    优发娱乐官网齐乐娱乐首页优发娱乐官网梦之城娱乐官网
    优发娱乐官网梦之城娱乐官网诚博娱乐梦之城娱乐官网
    优发娱乐官网优发娱乐官网网址优发娱乐pt客户端登陆武松娱乐老虎机
    优发娱乐官网齐乐娱乐首页优发娱乐官网梦之城娱乐官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