优发娱乐官网

返回草屋
你现在的位置:首页>故事>鬼怪故事>故事内容

别碰我的手

栏目:鬼怪故事 作者:草屋文章网 时间:2012-04-09 点击:
前言:   有很多时候。情侣喜欢牵着对方的手走路;老年人喜欢互相搀扶着走路,其实那是很幸福的表现。古语说的“执子之手与子偕老”。那不是很好吗?那是一种爱、一种心情、一种责任、一种无法用言语表现的真挚。但是往往牵手也是一种负担。牵着父母的手,会感觉到无比的宽容。父爱母爱给予的呵护。牵着老公老婆的手。那是爱的真谛。老公给予安全感。老婆给予温柔。牵着子女的手。那是你的付出。你会是子女的靠山和坚实的后盾。
  但是牵着不知道是什么人,甚至不知道是不是人的手。你心里是什么感觉?恐惧、欢喜、迷惑还是毛骨悚然。那么我就要告诉你。
  他说:
 “请走开,别碰我的手……”
第一章  回家  杨研说:“老公,你确定不和我回家过年吗”?
 邵杰:亲爱的你自己回家吧!我过年这段时间非常的忙。你不是初七就回来了吗?
杨研有点不开心:你总是给自己找那么多的借口。咱们两个恋爱到现在也已经4年多了,你还没有去过我家呢!去一趟你会死啊。
 邵杰笑着:听话,乖点。不就是过年吗?我完成这项调查以后。我一定陪你回家亲自拜访未来的岳父岳母。
 杨研笑了:少来了。帮我收拾行李。
 邵杰马上来了一个敬礼说:遵命。便开始收拾杨研的行李。其实也没有多少东西。简单的一个小包而已,但是邵杰总是惯着杨研,所以说女人一旦惯坏了就懒了。虽然很懒,邵杰也从来没有怨言。因为他喜欢。
 杨研是做服装生意的,老家是美丽的地方。江苏的苏州。南方水乡的的姑娘长得都非常的清秀,皮肤也好。在杨研身上更是体现的淋漓尽致的。而邵杰是一个传媒公司的经纪人,负责调查一些案件然后写成新闻稿发表。两个人的生活很平淡。既然已经是男女朋友了,住在一起同居也是很正常的,毕竟现在流行同居嘛。
邵杰收拾好杨研的行李。又在写调查报告。
 这份报告很复杂,已经两个多月了还没有写完。毕竟这次邵杰跟的案子有点离奇。总是发生新状况。所以始终要修改。什么案子呢。简单的提一下,这是一宗黑夜杀人案。歹徒的所有资料都不知道。只是频繁的死人,死的都是KTV、歌舞厅、夜店的妙龄女郎。死法都是一样的,挖掉一只眼睛。在胸部心脏的部位插进一只20厘米左右的匕首。胸部都刻有“贱人”这两个字。都有强奸过的痕迹。这里的强奸可不是鸡奸啊。没有发现什么精液之类的。只是有硬物插入的痕迹,案件没有侦破前,就先称之为强奸吧!连续2个月。每天至少死一个。多么猖狂的杀人犯啊。有一个目击者说看到了歹徒。就看到了一张俊俏的脸。这倒是一条线索,可是怎么找啊!
 第一、身高等身体特征都不知道。
 第二、行凶的目的和目标。
 第三、俊俏的脸多得是。
 警局的孙鹏所长都快疯了。一点线索都没有啊。能不急吗?而孙鹏和我也是很好的朋友。也曾经和我说起过这件事情。我虽然好奇心比较重。我又不是警察,所以也就没有在意这件事情,只是知道而已。
 第二天上午。杨研起床在洗脸。
 邵杰说:亲爱的。我去一下“水X坊”,可能一会儿送不了你的火车了。
 “去干吗啊”?
 “又死人了。我去看看”。
 杨研没好气“天天闲着没事看死人。赶快换工作吧”!
 邵杰在杨研的脸颊亲了一下。“亲爱的,我喜欢这份工作啊”。
 杨研自己嘟囔了一句“变态”。没有说什么。而邵杰已经穿衣服出门了。
 虽然是夏天,但是还是显得有点冷。为什么呢?最近天天的死人。男的都不敢去那些场所玩了,怕被当成是杀人犯。女的就更不用说了。怕被杀呗。
 邵杰打了一辆出租车,大约10分钟,就到了现场了。
 “水X坊”是一个很大的KTV。一共四层,包括迪厅、酒吧、包间、洗浴等。而且所在的位置还是比较繁华的地方。可想而知这个凶手的胆子有多大了。
 孙鹏“邵总编来了”。
 邵杰说“我发现你,不管有多大的事,你从来没有正经过,这时候还开玩笑”。
 孙鹏“我不正经?我不正经怎么当上局长的”?
 其实也是。29岁的警察局长确实很少见。看来还是有实力的。
 邵杰讽刺的说了一句“谁不知道你老爹是总局的主任啊。切……”
 孙鹏摊了一下手“早知道你这样我就不叫你来了”。
 “好了,别废话了。赶紧的看看现场吧”!
 “嚯……好有经验啊,你再继续的跟这件新闻,你也能当警察局长了。我让位”。
 “送给我我都不当”
 两个人说着话,穿过了警戒线来到了现场。是在“水X坊”旁边的一条小胡同里。旁边堆满了一些废旧的建筑材料。用一个词形容就是“遍地狼藉”。乱的可以。死者就在地上躺着,有几个法医正在进行现场的检查。死者被一块白布盖着。邵杰拿出相机。刚要伸手打开白布照相,这时手机响了,放下相机拿出手机,是杨研打来的。
 邵杰接通电话“怎么了亲爱的”?
 杨研撒娇的说“你真的不送我了啊”?
 “你又没有多少东西。自己打一车走吧!我这边还忙着呢”。
 “那好吧,你就忙吧!我真希望死的是你”---
 杨研没好气的说完就挂掉了电话。
 孙鹏说“你媳妇可真够狠的啊。这么诅咒你啊”。
 邵杰打个哈哈“习惯就好了”。
 打开白布看到了死者,也是女的。明显的看到脸上还画着很浓的妆。但是已经都花了。死亡的方法手段和前面的死者一样。
 邵杰问“也被强奸了”?
 孙鹏看了一眼法医。其中一个法医说“是的”。
 孙鹏和邵杰两个人一起走开了现场,走进了“水X坊”。
 杨研出门打了一辆出租车“师傅,到火车站”。就进了出租车,然后给我打了一个电话。
 我拿起电话问“杨经理有何贵干啊”?
 杨研说“邵杰又去看死人了。我现在往车站走着呢”。
 我说“回家啊”?
 “是啊。过年了回家看看”
 我问“哪里死人了”
 “邵杰说是水X坊。”
 “哦,你回家还要给我打个电话请假啊?应该是有事情吧”?
 “帮我看着点邵杰。他最近盯着“变态杀人”这个案子。别出事”。
 “好了。我帮你盯着他。你就安心的回家吧”!
 “那好了。拜拜”
 匆匆的挂上电话。我给孙鹏去了一个电话。因为我知道孙鹏肯定和邵杰在一起。
 电话接通。
 我说“孙子”。我都是这么称呼他的。“你和邵杰在一起”?
 孙鹏说“是啊,怎么了啊”?
 我说“忙完了你们来我家一趟。怎样”?
 “行啊,我们这就完事了。一会过去”
 “好的。我等你们”
 挂上电话。我就在家打开电脑。无聊的翻着网页看着。
 杨研已经到了火车站。付钱、下出租车、跑进候车室。检票、进站。踏上了回家的列车。
上一篇:11楼的女孩   下一篇:被诅咒的龙脉
  • 更多推荐文章…
  • 草屋,总有一篇文章或故事让你感动~~
  • 你可能喜欢的故事
    故事阅读榜
    草屋版权所有 Copyright © 2007-2017 www.caowu.cn All Rights Reserved
    优发娱乐官网梦之城娱乐官网诚博娱乐武松娱乐老虎机
    优发娱乐官网齐乐娱乐首页优发娱乐官网梦之城娱乐官网
    优发娱乐官网梦之城娱乐官网诚博娱乐梦之城娱乐官网
    优发娱乐官网优发娱乐官网网址优发娱乐pt客户端登陆武松娱乐老虎机
    优发娱乐官网齐乐娱乐首页优发娱乐官网梦之城娱乐官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