优发娱乐官网

返回草屋
你现在的位置:首页>故事>感人故事>故事内容

永失我爱(再坚强的人也会落泪!)(六至八)

栏目:感人故事 作者:草屋文章网 时间:2017-03-30 点击:
    六我的孩子活了958天,两年七个月十五天。我的臭臭活着的时候,他出奇的乖巧,出奇的聪明,他和同龄的孩子一样的可,不,甚至更机灵。他会用不同的语气来喊妈妈,来喊我的名字,他很会表达他的需要和感,他会看眼色,会哄人。他很独特,很抢眼。不只是因为他留着童子头,也不是他有一根长长的小辫子。而是他很活泼很有礼貌。他见到谁都称呼。他喜欢小汽车,我给他买了近百辆大小不同的小汽车。每天他都不停的摆弄他的车。是的,我溺爱他。我倾其所有来满足他的欲望。看着他在不疼痛的时间认真的玩,对我是一种享受和幸福。
  
  下班的时候,我就用摩托车带着他去郊外玩,让他认识什么是牛、羊、兔子、狗、花、鸭子……我希望在他有限的生命里尽量让他感到快乐。虽然他常常半路告诉我:“妈妈,我的眼睛难受。”而我只能轻轻的替他揉揉眼睛,然后告诉他:“臭臭,没事了,妈妈在,你抱着妈妈就不难受了。”我会把他紧紧的抱在我的怀里,轻轻的吻他。来分享他的痛。我常给他讲。讲格林童话,安徒生童话,讲365夜,我给他订《娃娃画报》,我们的游戏就是一起把故事讲下去。我讲上句,他讲下句。我先讲:“从前啊。”他就接着:“有一个漂亮的小姑娘。”我问:“她叫什么?”“她叫小红帽”……我还问他:“臭臭,妈妈漂亮吗?”他也总是回答:“妈妈漂亮。”我就告诉他:“那你就说妈妈闭月羞花,沉鱼落雁。”他也总是在我和爱人的声中一边玩着小汽车,一边随口重复着。虽然他根本不懂那是什么意思。
  
  那是一段多么快乐的时光。他喜欢火车,每次他看到火车开来的时候,他就喊爷爷教他的话:“火车,火车,快快跑,快把臭臭的病带走!”而他清脆天真的声音总是淹没在隆隆的火车声中。(我的泪也总是默默的滑落)他每天都喝一瓶牛奶,喝完后就用手摸着我的肌肤入睡。我伸着我的左手臂紧紧的搂住他。闻着他身上淡淡的奶香的味道,听着他均匀的呼吸。我用手抚摩他的身体,小小的柔软的身体。和他细细的小辫子。这是我是儿子啊。(现在,我常常在梦中惊醒的时候,我的手臂依然伸的直直的,一如臭臭还睡在我的身边)
  
  臭臭很喜欢听歌,最最喜欢屠洪刚的《霸王别姬》――我站在猎猎风中,恨不能荡尽绵绵心痛,望苍天,四方云涌,剑在手,问天下谁是英雄……才两岁的臭臭会用稚嫩的声音从头唱到尾,一边还挥舞着手中的勺子。做出拔剑的样子。《霸王别姬》,多“可爱”的歌啊,我到现在也不明白他为什么会喜欢那首歌。是否是老天在向我预示着什么。当屠洪刚出第二首歌《中国功夫》时,我的臭臭已在弥留之际了,他已虚弱的起不来床了。但他一听到窗外传来的歌声。他仍抬起他干瘦皮包骨头的小脚,告诉我:“妈妈看!”他示意他在练武,在练中国功夫呢。在那一年里,我总是不厌其烦的告诉臭臭:“臭臭,你知道吗?妈妈很爱很爱很爱很爱很爱很爱很爱你!”
  
  在他病的日子里,我用了很多偏方给他治病。我带他找过气功大师,发过功,给他喝过他自己的尿液,给他吃蛤蟆的眼睛,去寺庙许愿等等,(我知道我很愚昧)但是一切都没有用。臭臭仍然做了手术。因为他的眼睛里的东西已长大了。真的突出来了,他合不上眼睛。每次我帮他合眼睛的时候,看到他应该是眼球的地方已被一块灰色的东西代替的时候,我都在颤抖。我真的快崩溃了,我抓着爱人的手,狠狠的抓着,不能说话,但我眼里的疯狂爱人明白。我知道,我要再这样下去,我会疯的。
  
  臭臭被推进了手术室,他小小的身体躺在大大的床上,那么单薄可怜。我望着手术室的门。我的生命似乎被抽干了。我真的是疯了,世界上还有这样的祈祷词吗?但我当时就是那样想的,我知道,臭臭的眼睛将被挖掉。他那个眼睛的地方将是一个黑黑的窟窿。我害怕,我不知道我该怎样面对他的痛苦。他即使做了手术也是要死的,不如在麻醉中安静的没有痛苦的死去。我颤抖着。牙齿不停的打颤,身体不停的抖,止不住的抖。我的爱人拉着我的手,我们坐在手术室外的台阶上,远离人群。紧紧的握着对方的手。那是我们唯一能抓住的地方……手术车推了出来。我却躺到了另一张床上。我很虚弱,从心里的虚弱。我支撑着起来。我必须起来,我是。我看到了他安静的身体,小小的身体。一动不动的躺在床上。我抱起他,他是那么的轻盈,我抱紧他,我怕他飞走。他是左眼蒙着一块大大的纱布。他的麻药还在起着作用。他很安静。那一刻我忽然有个幻觉:是不是他死的时候也是这样的?
  
  臭臭疼啊,他疯狂的拉着他脸上的纱布。麻药劲已过去了。他挣扎着大叫:“妈妈,难受啊!妈妈啊!难受啊!”爱人用力的抓着他的手,一边喊我:“春儿,快点,帮我抓住他!不要让他把纱布拽掉!”我勉强站了起来,正在这时,臭臭挣扎着向着我伸出了手并喊出了我一生中最难忘的一句话:“妈妈啊!!!!!!那声音是那样凄凉无助!
  
  我终于崩溃了。我长这么大第一次晕倒了。当我醒来时,臭臭已被打了安定针,昏睡过去了。在医院的日子是没有记忆的日子,我现在仍然想不起来。不知道为什么。我现在只记得臭臭左眼睛上那一块白的刺眼的纱布,还有他在病房走廊里骑着他的小汽车的小小身影和他清脆的笑声。孩子永远是孩子。当他不痛的时候,他就欢笑,他还没有悲伤的概念。我曾尝试过闭上我的左眼,想看看臭臭能看到的世界。当我看到后我感到很悲哀。他常常用他那仅存的右眼信赖的看着我,那是一只清澈如泉水般的眼睛。眼睛里流露出的信任让我悲伤。
  
  我是脆弱的。我从来就没敢看我孩子那做完手术的左眼。我怕,我真的很怕。每次带孩子去换药的时候,我总是不敢进去。我躲到了眼科走廊。但我还是能听到臭臭狂喊我:“妈妈!妈妈!”的声音。我躲到电梯里,随电梯上上下下,我用力捂住自己的耳朵,但臭臭的叫声仍能听到。那无奈的喊妈妈声飘荡在医院的每一个角落。挥之不去啊。是的,我逃不掉。永远也逃不掉。每次,我抱着换完药挣扎的没力气了的臭臭,抱起满面泪痕但仍在哽咽的臭臭,抱起向我扑过来让我保护的臭臭的时候。我的心不是用一个“痛”字就能描述的……我问苍天:这一切都是为什么啊!苍天无语。在他做完手术后。医生告诉我臭臭还能活半年。我真的以为他能活半年呢。但只有两个月,我的臭臭就走了。
  
  七
  
  臭臭要走了,我不知道。我真的不知道那是他要离开我的征兆。就在前一天上午,当他听到窗外传来的屠洪刚唱的《中国功夫》那首歌时,还示意让我扶着他起来,然后抬起他瘦瘦的小脚告诉我:“妈妈,看!中国功夫。”就在前一天中午,他看见别人送来的小汽车时,还让我放到他的枕边,用手推着玩呢。就在前一天傍晚,他要看火车,我和爱人还把他抱到了火车站,他还虚弱的向火车轻轻的喊:“火车,火车快快跑,火车快把臭臭的病带走。”……
  
  我把臭臭送到了医院。抱着即将离开我的孩子,我任泪水在我的脸上疯狂的流淌。“为什么,为什么你要离开我,我是你的妈妈,可我为什么却救不了你啊!”是的。悲哀的不是孩子有病,是我救不了孩子,我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离开我,却没有任何办法。在空空的病房里。我无奈的哭声在回荡。上苍有灵啊!如果泪水能唤回我的臭臭,我宁愿让我的泪流成海!如果用我的生命能救回我是孩子,我情愿死一万次!我的孩子,我的臭臭。只有他能听的到我的呼唤。臭臭走了。永远的走了。真的走了。真的永远的走了!我永远记得那一天:一七年十月九日。我的灵魂被永远的带走了。
  
  但我仍感谢上苍,他走的时候没有像医生预言的那样。他的面貌没怎么变。虽然他的脸有些轻微的变形,但他临走的时候仍看的见我。他的右眼没有失明。他仍能准确的用他的小手紧紧的抓住我的手。他仍知道他的妈妈在他的身边。永远!我选择了给他火葬,老人告诉我,这样小就夭折的孩子最好埋在路边。我坚决的不同意,臭臭在世的时候已保受折磨,我不能容忍他小小的身体在冰冷的泥土中孤单的睡去。不能想象他的身体受虫蚁的侵害。我怕他冷,怕他寂寞。怕他醒来哭喊着找妈妈。我不要他在走后那些坏东西还继续侵蚀他的身体。我要他化成轻烟,随风散去。我要他干干净净的来,干干净净的走。
  
  火葬的时候我没有去,我没敢去。我无法面对我死去的孩子。我怕自己控制不了自己。我的爱人和我的同事去送的臭臭。回来后,我望着我的爱人默默的。我的爱人啊,我坚强的丈夫。在孩子有病的时候他没有哭过。但此刻,他在床上打着滚,用力抓着自己的胸膛,撕扯着衣服。放声大哭。他只是不停的告诉我:“春儿,我疼啊!我心疼啊!”我抱住他的头,他虚弱的像一个婴儿。他喃喃的告诉我:“我看到臭臭被烧的情景了,那一刻,我真的想跳进炉子里去。”
  
  我抱着我的爱人,泪水不停的流。我只能告诉他:“你真傻,你怎么能去看呢?”爱人告诉我:“我把臭臭的奶瓶放到了他的身边,还有他的小考拉陪着他。我把他从冷柜里出来抱出来的时候,他那个样子就像在睡觉,我亲了亲他的脸。我总感觉他马上能睁开眼睛喊爸爸似的。”我的泪水滴在了爱人的脸上,我心疼啊,心疼这个坚强的男人。第一次流露出他的脆弱,他对孩子的爱同样是那样的深沉。他一直在支撑着我。在有些时候我可以逃,但他不能。我可以哭,但他不能。我可以去述说,他不能。他只能去面对,只能选择坚强。因为他是男人。
  
  是的,在孩子病的时候。我把全部的精力都放在了孩子身上。忽略了对爱人的关心。在以后的日子里他的同事告诉我:“他上班时总是在那里发呆,或者一个人转来转去,像疯了一样。”我的爱人啊,你不说,你什么也不说,你只是默默的独自承受这一切……晚上,我和爱人把臭臭所有的玩具,衣服和臭臭用过的东西,照片和我的。到十字路口全部烧掉了。我把有着《霸王别姬》和《中国功夫》的磁带和录相带给他带走了,还有他所有心爱的小汽车,和他喜欢的《娃娃画报》……
  
  我悄悄的留下了臭臭的一缕胎毛和一张他百天的照片。在那张照片上我有一张幸福的笑脸。快乐的拥抱着我的孩子。这是我留下的与臭臭的唯一的联系,也是我做过母亲的唯一纪念。我仍不记得那一夜我和爱人是怎样熬过的了,那一夜我没有记忆。第二天上午。我把我的睡衣和爱人睡觉时常穿的背心剪了。在胸口那个地方剪的。小心的把臭臭那少的可怜的骨灰包了起来。我期望在冥冥之中臭臭感到温暖,感到父母的呵护和体温。我们决定把臭臭埋在火车道旁边。让他每天都看到他心爱的火车开过。但是,去埋藏孩子的时候,爱人仍没让我去,所以至今我仍不知道我心爱的臭臭的坟在哪里。但我每次坐火车的时候,都会在车窗外看到一个小小的熟悉的身影在向我招手呼喊……“妈妈,妈妈,我在这里。”
  
  我的臭臭,我今生唯一的孩子。在他走后,我不停的梦到他,开始的时候我总是梦到我在深山里四处去找我的臭臭。后来,我会梦到和他一起玩,而他的一双眼睛是明亮的,就像天上的星星一样的晶莹。梦到他向我扑来,我用力拥抱着他小小的身体,轻轻的亲吻他的脸颊,如他在世时一样。然后哼着儿歌,让他枕着我的手臂哄他入睡。
  
  我的孩子,我的臭臭。我知道你一定进了天堂了,在天堂里,你没有了痛苦。你又拥有一双明亮的眼睛。但我也梦到他趴在我的耳边轻声问我:“妈妈,你为什么不给我治病啊?”在梦里我无语。我梦我背着他,忽然摔倒了。他向我高声呼喊:“妈妈,不要丢下我!”我坚定的告诉他:“臭臭,妈妈永远不会放弃你。”记得,臭臭走后,爱人带我到海边散心的时候,他让我看沙滩上的脚印,他告诉我:“春儿,你看,再深的脚印都会被海水抹去,再痛的伤口也会让时间抚平。一切都会好起来的。”是的,我知道一切都会好起来,我也坚信我们会好起来的。因为我们还在!至少我还有你。我的爱人。但是,有些伤痛是时间怎么也抹不去的。那是些看不见的,不流血的伤口。可以掩盖可以深藏,但永远不能愈合。每一次你掀开看的时候都是鲜血淋淋,每一次你不小心碰触的时候都会让你痛彻心肺啊。
  
  八
  
  渐渐的泪水少了,因为生活还要继续。在孩子病的时候,我的爱人、父母、朋友给了我无私的爱。为了一切爱我的人,我要活下去。但是我真的不再畏惧死亡了,因为我知道,在生命的尽头,在世界的另一端,我的孩子,我的臭臭在等着我。渐渐的我可以在朋友面前平静的谈起我的臭臭,就如说起别人家的孩子一样。我微笑,因为我知道我的臭臭也希望我开心。虽然常常在寂静的深夜我泪流满面,常常抱起别人家的孩子不放;常常在给朋友的孩子买衣服的时候发呆,想象臭臭长大时的模样;常常不敢在玩具车柜台前停留;常常一进医院就不由自主的哆嗦……朋友都说我很坚强,我听到后总是淡淡的微笑。是啊。我是坚强。那是因为我无路可退,面对苦难。我只能选择坚强!
  
  我微笑的面对着每一个人。我也告诉我认识的每一个人——要珍惜啊!要珍惜什么?不只是孩子。不只是家庭,不只是父母,不只是朋友,要珍惜你现在拥有的一切。不要,千万不要在失去的时候才后悔!趁现在都还来得及。给你孩子一个吻,给爱人一个拥抱,给父母一声感谢,给朋友一个问候,给路人一个微笑,给自己一个安静。珍爱你所拥有的一切吧!
  
  渐渐我的生活平静且安逸。但只有我知道。臭臭在我心里是永远不能愈合的伤痕!他是我永远不敢触摸的痛。他是我内心深处最最柔软的,藏的最最深的秘密啊。我深深深深的把他埋在心底,如同珍宝一样。五年了。我经历了很多事情,岁月毫不留情的爬上我的脸,生活里我不停的变换着角色。但我没有再做母亲,我怕承受不了,但我又多么渴望有一个孩子,让我来呵护,让我抱着他柔软的身体,呼吸着他甜甜的味道。当他哭的时候,我去哄他,让他在我的怀抱里感到安全,让他知道世界上有妈妈在,什么也不用怕……
  
  我的臭臭,我永远的孩子。我梦里的精灵。不论你现在在哪里,你都要记住妈妈告诉你的话:“妈妈爱你,永远永远永远永远——爱你。
  • 更多推荐文章…
  • 草屋,总有一篇文章或故事让你感动~~
  • 你可能喜欢的故事
    故事阅读榜
    草屋版权所有 Copyright © 2007-2017 www.caowu.cn All Rights Reserved
    优发娱乐官网梦之城娱乐官网诚博娱乐武松娱乐老虎机
    优发娱乐官网齐乐娱乐首页优发娱乐官网梦之城娱乐官网
    优发娱乐官网梦之城娱乐官网诚博娱乐梦之城娱乐官网
    优发娱乐官网优发娱乐官网网址优发娱乐pt客户端登陆武松娱乐老虎机
    优发娱乐官网齐乐娱乐首页优发娱乐官网梦之城娱乐官网